• 通告

    post at 11:19 on 2012-01-13

       小随笔

    我通常一段时间只挖一个坑,像一个忠贞的爱人一样不会脚踏双舟,更不用提多舟或船队了。没有别的原因,我的精力有限,不是机器人,不是多面手。于是,我从这样一个写博客的地方,去了一个写微博的地方。那个地方,就在下面。

    新浪微博(随笔+语录):http://weibo.com/woobaopei

  • 微博语录

    post at 00:29 on 2011-11-19

       小随笔

    你在黑暗中舞蹈,在荆棘地上舞蹈,在空无一人的荒野上舞蹈。——世界是一个安静的舞台,也是一个恒久的存在,而你只是一个瞬间,像一阵清风,像羌笛呜咽。在轻灵和沉重之间,是你忧郁的一声长叹,在这嘈杂的世间,还有谁能够听见?

    你的性格中有叔本华式的刻薄,也有蒙田式的怀疑,尼采式的偏执,但你羡慕的还有克尔凯郭尔寓言式的犀利。——阅读叔本华的散文,是人生的一大幸福,即使他说的是痛苦,可依然也是带有忧郁和优美色彩的痛苦。哲学和艺术纠缠在一起,以悲剧性的抗争抵挡来自庸俗性的现实威胁,以酒神的迷醉来对抗虚无。

    某种程度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是自然的人性和人性的自然,过度则成为问题。要求泯灭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则是违反人性的一种极端诉求。

    {哲学笔记014} 到底是简单一点好,还是复杂一点好,问题恐怕没有刻板的答案,因为好与不好取决于情境。谍战之中,看不见的刀光剑影,说不尽的尔虞我诈,成功的间谍从来都是隐藏最深带着秘密而有不露声色不着痕迹的人。在日常生活之中阅人无数,全看你在乎什么不在乎什么,简单一点待人也可自得其乐。

    和平和民主的当然是最好的选择。毕竟有台湾的民主实验田放在那里,这也是内地政治转型的历史方向。但形势比人强,一旦出现台湾的内乱或者外部势力如美日的武力介入,恐怕意愿就让位于形势了,这是两岸同胞都不愿看到的情形。但对待此种情形,相信两岸都有所思考和准备。

    {哲学笔记013} 世间苦乐,循环往复,无有已时。人生悲喜,古今中外,所在皆同。有人想要解脱,有人执迷不悟。解脱是否就要出世,执迷是否就是在世?怕为必然。心中放下便是放下,心中看破才是看破,单单言辞上逞英雄做好汉,实无必要。心口合一,言行一致,可谓臻于至德至圣之境界,难矣!

    {哲学笔记012} 生死之间,才是我们生活的全部。生非我愿,死非我愿,但生来死去都由不得人的愿与不愿。西哲说,相信命运的人,命运领着走;不信命运的人,命运拖着走。未免太凄惨了点。孔子说五十而知天命,天命有常,于人而言在知与不知,信与不信。知则了然,信则安然。不知则惑,不信则妄。

    {爱情笔记017} 说一句诚实的话,男人选择女人从来都是以貌取人,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除了相貌,其他的一概不论。同样,女人选择男人也从来都是以钱取人,当然这也不意味着除了男人的财力其他的一概不论。男人拼了命的工作赚钱,而女人则拼了命的美容化妆,其实都是在无意识或有意识地讨好潜在的对象。

    {爱情笔记016} 男人的长相跟智慧在一定范围内成反比,女人也是。唯一的区别在于,通常女人在乎男人的智慧,但多数男人却不在乎女人的头脑。

    {爱情笔记015} 等到男人成熟的时候,女人就老了。因此,成熟的男人不会选择同样成熟的女人,而成熟更早的女人有理由亲自调教不成熟的男人。自己不用心,不努力,非要等到已经被人调教好的成熟的男人来选择,这样的女人难免会失落。别老想着天上会掉下一个成熟男人来,男人的成熟是调教出来的。

    不担心的人活不过明天。担心是坏事吗?只有过度的担心才是负担。有问题不解决,学鸵鸟,问题还存在,而这种存在将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你的生活,这种影响不会因为一个人没有注意到或者自己骗自己就变得没有。问题还在那里,总要去面对,去解决。

    {哲学笔记011} 自我的痛苦大多来自于别人。萨特说“他人即是地狱”,这句话有一半是对的。因为处于社会情境中的个体,存在一种相互依赖的关系,不过更依赖对方的人也更容易受到对方的影响。如果对方态度苛刻,不能理解你的感受,甚至还有意无意的伤害你,而你又不能摆脱这种关系,就会陷入痛苦之中。

    许多中国人写不出流畅的中文,也写不出流畅的英文,他们是一群没有根的人。

    很多人看封面就知道内容了。要是对每个人都要深入封面背后,恐怕很难在有限的时间里选出自己想看又爱看的书。

    “为什么在内地批评到现状,往往得到年轻人的支持喝彩,而这个群体又偏偏热衷于报考公务员?”这是现实压力造就的道德困境,他们的选择是自然的。蛋糕已经被分得只剩一点儿了,可是再少,为了求生还得竞争。

  • 微博语录

    post at 20:12 on 2011-11-14

       小随笔

    爱从来不是无缘无故的,但可能是稀里糊涂的。

    台湾人译的外文书有的晦涩难懂,也有的文笔流畅,比如我现在读到的《颠覆男性择偶权——她为什么选择他》,就让我比较满意。中国文化或者中文表达也未必就是中国某个地区的人做得更好,个体之间的差异颇为明显,读译书也如同冒险。但中国文化与文字之掌握,实在是分内之事,我早已不可能成为假洋鬼子。

    好的文学作品是无可取代的精神财富,一本好的小说要么让人会心一笑,要么让人掩卷深思,要么让人潸然泪下,要么让人恍然一悟。“原来,这就是人生,充满了眼泪与欢笑;原来,这就是人性,充满了善恶美丑的纠缠”,你因此会想自己的生活是否在某一程度上重复着主人公曾经的轨迹,或跌宕起伏或波澜不惊。

    如果一个心理学家写一本爱情小说,该是什么样的呢?其实,专业和职业并不影响小说的风格,更起作用的是个人的风格:包括他自身的遭遇和阅历,他本人的性情与情感,以及他对爱恨情仇的理解与观察。一个感情迟钝的人脑子里塞满了实惠和利益,他是不屑于看小说和写小说的。想象和情感是小说的精髓。

    {爱情笔记001} 爱情中的男女除了容易患相思病之外,还容易得冷热病:因为热烈的爱情一半是冰山,一半是火焰。作为恒温动物的人类,一旦冷热不调,自然容易发病。这可不是什么隐喻,很有可能就是事实。因为爱情的非理性,意味着心花怒放和万念俱灰之前的快速转换。只有在爱情之中,才是感觉主宰一切。

    {爱情笔记002} 对男人来说,爱情起源于视觉,一个女人在他视网膜上留下了难以忘怀、挥之不去的形象,这就是一见钟情。正如进化心理学预测的那样,男人比女人容易陷入一见钟情的陷阱,他们被自己的眼睛给骗了,不过那又是狡猾的大脑下达的暗号,悄悄地怂恿他们抓住每一次机会。男人是爱情的机会主义者。

    {爱情笔记003} 如果说男人的爱情起源于视觉,那么女人的爱情可能起源于触觉。即使对男人有好感,但是那个男人在她们视网膜上的形象并不容易左右她们的生活。视觉意象对她们没有多大的杀伤力,女人更相信抓在手里的东西,包括男人。女人在爱情里是不折不扣的现实主义者和功利主义者。

  • 微博语录

    post at 09:59 on 2011-11-13

       小随笔

    射手座和水瓶座都是有些孩子气的人。前者感性一点,后者理性一点,前者更火热一点,后者更冰凉一点。前者的社会技能实在薄弱,后者则适应社会游刃有余。前者有一种艺术和哲学的敏锐力,又有忧郁和幽默的双重性格。后者则有我行我素的个性独立,闯出一片天地的勇气和毅力。感情让人脆弱,也让人坚强。

    想到自己从前犯下的错,才知道日出日落花谢花开,早已不是寻常巷陌。最浓的情藏得最深,最真的心静水无痕,最初的往日留给最后的归人。莫可名状的悲哀,在忧郁的日子里伴随我走过孤独的徘徊。只有某年某月的某一个地方,某个城市的某次相遇,才能让人忘记忧伤,不再彷徨。戏中没有眼泪,窗外只是明媚。

    有善意的谎言,有恶意的真相。徐老太已经开辟了一个老年人讹诈助人者的风气之先,她自己有朝一日也有可能成为受害者。不过,谎言还是有自己的代价,因为信任只需要一个谎言就可以被摧毁,而建立起来则需要无数个真相。

    谎言当然有恶意和善意之分,所有的人都说谎,甚至每天说都好几个,好多说了自己都不记得,这早已被心理学研究所证实。对别人的谎言不加甄别,一律斥之无耻,未免过于偏激,每个人都可以问问自己,自己有没有说过谎,对我来说答案是肯定的。

    道德感太强的人,可能是严于律己,严于律人;也有可能是宽于律己,严于律人。两种情形都存在:前一种情形导致“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后一种情形导致的是道德虚伪,因为所有的道德高指标都是要求别人的,无意识里对自己是宽容的,姑息的。

    伪君子的一大标志是他们看起来比道德的人还道德。

  • 微薄语录

    post at 22:55 on 2011-11-11

       小随笔

    事业是男人的生命,女人只不过是生命中的风景而已。前者只能有一次,后者可以有一打。

    女人与事业不可兼得,就像鱼与熊掌不可得兼一样,对男人来说最明智的策略是先有事业后有女人。这一顺序一旦逆转,常常意味着竹篮打水的结局,因为没有事业的男人在女人眼里是没有价值的,事业是男人的生命。

    感情这东西就跟周太公钓鱼一样,愿者上钩。前提是信息对称,大家知根知底,省得因为误会而结合,因为了解而分开。

    找不到另一半的人要么是条件太好,要么是条件太差,要么就是隐蔽性强。 

    诸多案例充分说明:当情妇有危险,最好先买人身保险。因为最可能杀你的人就是离你最近的那个男人。

    情到深处人孤独,事到如今懒回顾。百年一宿命,千载一轮回,有到底是有,无终究是无。情爱本无常,劳燕各悲伤,无边离恨独自尝,苦酒涩茶尽一觞。有意自归去,不必话凄凉。

    在屡次尝试都失败的情况下,习得无助反而成了一种适应性的策略:因为每一次的尝试都需要耗费时间和精力,倘若一只狗永远保持旺盛的尝试心理,不因为上一次的挫折而学会被动顺从,它只会在过度疲劳中死去。习得无助恰恰是一种重要的自我保护机制。该责备的永远不是狗,而是造就绝望环境的人。

    没有情人的情人节,遍地光棍的光棍节。

    梁漱溟年轻时候长得有点儿像谭嗣同: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处顺处逆,不卑不亢,伟丈夫也。

    喜新厌旧是一种本能,见异思迁是一种心态。内在没有吸引力了,外在的诱惑就变大了。

    这是言语监视,两个人在一起,总免不了要相互控制,而且不自信的人控制感更强。因为她害怕失去。男人需要自己的一点空间,但更需要的是理解和信任。

    种族主义似乎是飘荡在欧洲上空的幽灵。

    当生活里只剩下工作,工作就成了全部的生活。而这毫无疑问是一种巨大的悲哀。

    如果歹徒知道你不会反抗,恐怕他就会胡来。如果他判定你会不顾一切地跟他拼命,他或许会知难而止,但至少不敢肆意胡来。

    两性关系中权力大的那个人,就是那个可以随时离你而去的人;谁越在乎谁舍不得谁,谁就要被动越输不起。 

    眼中有泪关山远,心底无私天地宽。

    中国人之所以为中国人者,必有文化意义上的体现,必有内心中对本国文化的一种认同与尊重。否则,嘴里吐着洋文,身上穿着洋服,手里拎着洋包,待父母如待陌生人,待家人亦以一简陋之平等浑沌为之,不考虑个人之差异,角色之异同,父不严,母不慈,兄不友,弟不恭,夫妇不和睦,朋友不相知,如居地狱矣!

    道德与文章并重,此心与天地同参。——观《新儒家三圣》有感:马一浮,熊十力,梁漱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张载此言,甚得我心,甚得我心。

    可以理解闪电式恋爱,不能接受闪电式结婚。

    俄国人的轮盘赌那时在玩命,爱情玩的不过是青春而已。明明知道年轻人的爱情脆弱不堪,但倘若连错误都不能犯过,以后跟自己的孩子谈往事就会有很多遗憾,毕竟人后悔做过的事情要比后悔没做的事情要多。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是一场注定要犯的错误。

  • 微博语录

    post at 21:09 on 2011-10-21

       小随笔

    一夫一妻制客观上加剧了我们时代的婚姻困境。因为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们都怕选错,错了再改的代价过高,于是就开始拖。女人拖到三十,而男人拖到三十以后。最好的年纪,早已不属于这个时代。——所有没有被浪费的青春,最后都荒废了。

    这个时代的童年是“伪成人”的充满竞争和功利的童年,童年已死。也许老年人才能真正回到童年时代,不考虑将来,只活在现在……

    信任成本过高的情况下,不信任就是一种更具适应性的反应,因为这可以避免由于轻信别人而造成损失,尤其在这个社会存在大量骗子以及他们不受法律制裁的情况下。

    延迟满足能力越强越好吗?——过强的延迟满足能力可能意味着一个孩子将成为未来的吝啬鬼和守财奴。英语里面有句谚语:一鸟在手胜于二鸟在林。因为时间折扣的存在,即时满足恐怕是一种更强大或者更“自然”的心理。

    《哈佛大学商业评论》近日发文指出,那些外表不对称的人更能够成为杰出的领袖,典型例子包括林肯、丘吉尔及英国皇家海军上将纳尔逊。How Earlobes Signify Leadership Potential? 评论:我很丑,可是我很牛。

    合作是可行的,但最初是不平等的,比如资源较少的人可能需要投入较多,因为他更需要对方。这个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功成名就的人不屑于跟人合作,也没必要,除非有求于人。也许刚工作的人跟刚工作的人更容易合作,而且是较为平等的合作,大家一无所有,可以一起打天下。

    沉默的大多数觉得事不关己,照样可以过太平日子。虽然说暴政可能有一天也会轮到自己头上,但现在去关心,就是跟政府对着干,可能让不幸更快地降临。利弊权衡之后,大家还是装聋作哑,秉持鸵鸟心态,过一天是一天吧。

    在具体领域中,无论男女都会展现出适度的合作性。比如在择偶竞争中,一个男人不可能表现的过于合作,那会被女人看作软弱。——宽宏大量也许可以给男人加分,而女人可能更在乎琐碎的事情,一点小背叛(博弈)她们就受不了,也许因为更容易情感投入。要是男人真的受伤,恐怕也不会轻易原谅。

    一个男人有再多的女人(比如皇帝)他和她都可以确信谁是自己的孩子,确信之后才会投入;一个女人有多个男人,她可以确信,但他不能确信谁是自己的孩子,这是一个大问题。

    研究宽泛意义上的合作或者合作性在男女两性之间的差别,意义并不大。男人之间的合作,因为他们的祖先共同狩猎;女人之间的合作较低,因为她们的祖先采集食物,采集可以独立完成。两性之间的合作,很明显女性更强:因为她们相对弱势,没有不合作的资本,而男人会无意识在女性面前显摆,因而降低合作性。

    正义之剑应该在惩处罪恶之后,才有和解。文革中无辜被害的几百万人早已远去,而作恶多端罪行累累的犯罪分子恐怕也至少有几百万居然觍颜人世,卑鄙无耻地活着。单单一句话“时代的错误”,就可以把自己手上的罪孽推得干干净净?迫害严凤英的恶徒刘万泉不知道死了没有,没死的话也应该判刑枪决。

    愤青心态随着年纪增长而减少,因为我们已经从年轻时代的一文不名成了既得利益阶层的一员。——没有人会对自己愤怒,愤青心态都是针对世界的。

    愤青证明自己还年轻,青春的火气总是很大。

    未得利益者的确包括多种类型:有的可能在既有的制度下可以获得自己需要的生活,有的则连这种可能都失去了。后一种人可能成为街头运动的倡导者和参加者,或者成为犯罪分子,革命青年。宏观层面跟社会制度有关,微观层面跟个体禀赋和资源有关。

    坚硬的外壳下面通常都是一颗柔软的心,无心者除外。

    坚持认为“世界公平”的人,通常都是既得利益者,因为世界既然是公平的,就不用改变了,而不改变才能保证自己的利益。强调“世界不公”的人,通常都是未得利益者,因为世界只有不公,我们才需要改变,而只有通过这种改变才能实现自己的利益诉求。——两种人,说白了,谁都不代表真理,因为没有真理。

    文学艺术包括小说是一种自我编织的欺骗,纯粹是为了对付无聊乏味缺少变化的现实世界的惨淡。

    我们的社会知觉服务于我们的社会利益,因此与其说人们是追求真理的“学者”,不如说他们是追逐利益的“政客”。——男人会高估女人对他的兴趣,女人则低估男人对自己的真心,人们对自己的印象甚至都是经过无意识“修饰”过的。这意味着我们说谎,虚荣,贪婪,骄傲,伪善,自欺欺人,幸灾乐祸。

    德国人赫尔穆特.舍克的《嫉妒与社会》是嫉妒研究的一本重要著作。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每个人都像他所说的那样,是一种“嫉妒的动物”。其实,嫉妒就是我们人性或者兽性的一部分,是一种本能的心理存在。这不是一本心理学著作,而是兼收并蓄,包罗现象学和人类学在内的多个学科。

    公平不公平是一个事实问题,而不是一个归因问题。同样,人们在进行决策时候的心理容易受到各种偏好的情绪的影响也已经有大量实证研究的支持。我只不过指出了一个明显存在但又通常被人视而不见的事实而已:人类的决策心理存在着先天的种种偏好或者偏差。也因为如此,才需要制度设计。

    人类很多时候并不追求真相,他们更喜欢掩盖真相。因为真相可怕。——一个面目丑陋不堪的人在面对镜子的时候是最痛苦的。

    这样最好,可惜(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只是一个理想的状态。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近水楼台的便利,就有不知不觉或者先知先觉的派系存在,就有无意识的对审核标准的操纵。喜欢的人容易通过,不喜欢的人容易不过,这种心理倾向是人皆有之的。

  • 文以载道

    post at 07:10 on 2011-10-21

       小随笔

    当你只能自己安慰自己的时候,这就是寂寞;当你只能自己理解自己的时候,这就是孤独。

    我们不愿意失败,但我们有时候也害怕成功。

    被人比下去是一种挫败,但把人比下去则是一种危险:被人嫉妒。嫉妒是一条休眠在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毒蛇,一旦醒来,就会有折磨自己和伤害别人的巨大能量。

    因此,害怕被人嫉妒,避免成为这条毒蛇口中的猎物,就具有了非常重要的适应意义。特别是在社会交往中,人与人之间的接触频繁,而无意识的社会比较以及由此产生嫉妒心理的可能性都会让人有隐隐约约的担忧,因为被人嫉妒带来的危险是现实的,迫近的,很有可能给自己带来严重后果。

    想一想孙膑的遭遇就知道了,他是被嫉妒他的同门庞涓骗到魏国去削去膝盖骨,成了残疾人。

  • 秋景

    post at 20:55 on 2011-10-20

       影像篇

  • 教人怎不伤情

    post at 09:09 on 2011-10-20

       小随笔

    泛菊杯深,吹梅角远,同在京城。聚散匆匆,云边孤雁,水上浮萍。教人怎不伤情?觉几度、魂飞梦惊。后夜相思,尘随马去,月遂舟行。刘过《柳梢青·送卢梅坡》——刘过《柳梢青.送卢梅坡》

    江淹有《别赋》第一句就是: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

    这一次路过京城,停留二日,看到的是熟悉的风景,体会的是陌生的心情。情随境变,不复从前。欢声笑语总有尽,悲伤惆怅常在心。

    又闻一朋友结婚领证,似乎年岁越长,听到结婚的信息便越多。结婚是好事,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自然之理,人伦之情。而婚姻之维持与改进,更是对一个人心智和勇气的考验,需要非同寻常的耐心。天长日久,两情相悦,遂有更深一步之体会与认识,恐怕也只有那个时候,男人女人才晓得婚姻的滋味远比爱情来得有趣,来得真实。

    爱情中的两个人,通常都是彼此的形象代言人;婚姻中的两个人,通常都是彼此的异见在野党。

  • 文以载道

    post at 18:25 on 2011-10-19

       小随笔

    爱上一个人,会得一种病,这种病叫相思病。可是,有人会因此而长期失忆。可喜,抑或可悲。也许,见仁见智罢了。

    愤怒是短暂的,悲伤是长久的。

    相对无言,不如忘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爱是一种自我制造的假象,需要一种审美的眼光。艺术家更容易爱,也更容易为爱而爱,他们爱的是爱情,而不是一个具体的女人。

    青春的美好和残酷,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女人的可爱之处,就在于她的年轻美貌,不需要任何人为的修饰,因为那是天赐的财富。而这一份过早到来的财富,却常常在女人的犹豫不决中缩水。

    年老的女人,通常变得目光呆滞,表情僵硬。或者更简单地说,她变丑了,这让男人感到害怕。因此,一个优雅的女人,拥有的应该是不随时间而消逝的美,这很明显不会只是青春的赐予,而是跟她的内心与气质相联系。

    美需要表现力,也需要感受力。